• <source id="a7lyc"><menuitem id="a7lyc"></menuitem></source>
        1. <ins id="a7lyc"></ins>

        2. <rp id="a7lyc"><legend id="a7lyc"></legend></rp>

          辦學路上的北京拐彎

          發布時間:2017-04-27作者:新聞網來源:《漫游中國大學-長安大學》字體: 設置

          長安大學在古城西安這片厚重的黃土地上滋育發展,今天已是如魚得水,很有些自在的感覺。許多學生在這校園里生活了幾年,畢業時就對西安城依依不舍。于是在老師和學生的談話中,也常常多了這樣的話語:留在哪,并不重要,事業做在哪,才是重要的。就說咱學校的歷史吧,初創時還在三朝古都北京駐扎過兩年呢。

            

          1953年,西校、地校和建校三所中專學校正在西安城南大興土木,中央高層關于創建一所培養公路交通專業人才的高等學校的構思也在北京開始醞釀。為在北京建設一所直屬交通部的公路學院,在正式行文上報國務院的同時,新中國交通部首任部長章伯鈞也曾多次致信周恩來總理、陳毅副總理、李富春副總理、習仲勛秘書長等國務院領導,表達交通部在北京創立公路學院的意愿。

            

          對建公路學院的公文批復速度,也充分體現了中央高層領導對未來的這所與國家建設人才培養緊密相關的高校的關注程度。1956223日,交通部部長章伯鈞向圍務院正式遞交成立公路學院的報告,第二天陳毅副總理即簽閱同意,228日和32日,國務院分別召開兩次辦公室會議討論此事,195635日,國務院最終同意正式創市新中國的第一所以培養公路交通高級專門人才為主的高等學校——公路學院。

            

          此前的28日,交通部公路總局已成立了公路學院籌備委員會。籌委會主任曹承宗,副主任劉良湛和錢維人,都是既有豐富革命斗爭經驗,又有公路交通建設專業知識的良將賢才。

            

          比如曹承宗,早年在河北一帶從事黨的地下工作,著名紅色小說《紅旗譜》里的主角“朱老忠”的原型宋洛曙,便是由曹承宗介紹入黨的。

            

          籌備成立的公路學院最初選址在河北省保定市,國務院批準冠名為保定公路學院。學校在保定市西北部離京漢鐵路不遠的地方征了600畝地,制定了學校建設規劃,通了水電,建起了校園圍墻。后來出于河北省省會要從保定遷移到石家莊等原因,交通部決定放棄保定校址,在今天的北京朝陽區管莊村征得土地900畝,重新進行了校園建設規劃,校名也更改為北京公路學院。

            

          北京公路學院19567月開始建設,計劃1957年秋季第一枇新生進校,教育部還將中南土木工程學院100多名路橋專業高年級學生也同時劃撥轉入北京公路學院。新創伊始的北京公路學院繪制了學校的發展藍圖:本科學制五年,總規模6000人,包括本科生、研究生和留學生;發展初期計劃設置“汽車公路與城市道路”、“橋梁與隧道”、“汽車運用與修理”、“筑路機械的使用與修理”四個專業;組建了一支210人的教職工隊伍,用一年時間建造起了教學大樓、圖書館、學生宿舍、食堂、教職工宿舍等大樓,約9540平方米。

            

          1957年,國家的政治形勢出現了突變。教育部根據國家“二五”建設的總體規劃,對新建的高等學校的未來發展進行了新的統籌安排。其中北京公路學院要不要繼續辦,就成為一個反復爭論的問題。教育部決定北京公路學院不再單獨設校,交通部則力爭保留。最后經過權衡,撤銷北京公路學院建制,校址另做他用,出去進修的教師就地留任所在高校,管理干部和一些骨干教師,轉到西安公路機械學校,在西安公路機械學校的基礎上,建設西安公路學院。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京公路學院撤銷的同時創辦西安公路學院,與錢維人的努力分不開。錢維人曾在西安公路學校工作過,后到交通部任職。他力陳當時已由西安公路學校更名為西安汽車機械學校的這所中專師資力量較強,畢業生動手能力強,有培養專科生的基礎和經驗,適合于在此基礎上辦本科高校。他的建議影響了交通部,交通部又征得陜西省的同意,最終確定在西安建立公路學院。

            

          19583月,國務院批準西安公路學院的建設方案。19586月,交通部任命程飛白、雷榮為正副主任負責西安公路學院的籌建。程飛白率領北京公路學院保留下來的主要骨十(如李斌、姚伯泉、郭可察、楊坤元、鐘仁聲、王世杰等多人),帶著已經完成的籌備和教學成果以及全部檔案,由北京移師西安汽車機械學校安營扎寨,開始了緊鑼密鼓的籌備工作。

            

          北京公路學院的建設發展,好比一支龐大的樂團,只演奏了一支序曲,就停止了交響。但這支序曲雖短,也堪為經典。后來西安公路學院的建設發展,在整體思路上,仍然能看到北京公路學院兩年辦學的影子。

            

          由于北京公路學院時期已經有了相當完整的建設方案和兩年寶貴實踐經驗,西安公路學院的籌備自然是輕車熟路。交通部為西安公路學院的建設給予了強有力的支持,迅速從部機關、部屬科研院所及工程單位、大專院校調集210名專業技術人員和管理干部云集西安,再加上西安汽車機械學校的原有教學管理力量,學校教職工規模達到了722人,有力地保證了新招收“汽車運用與修理”、“公路與城市道路”兩個專業176名本科新生按時開學。195891日,這是長安大學發展史中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在這一天,長安大學的前身之——西安公路學院以本科高校的身份閃亮登場。

            

          19598月,交通部孫大光部長視察西安公路學院。根據孫部長的指示,學院制定了總體發展規劃:設立五個系四個部33個專業,規模為在校生13550人,其中本科生7210名,研究生和留學生300名,夜大函大生3680名,中專生2360名。這個藍圖比北京公路學院前兩年繪制得還要壯美。

            

          60年長河婉轉,北京公路學院的籌建,似乎是一個小小的拐彎。但這個小小拐彎的意義卻不可忽視。北京公路學院的創建和辦學實踐,為后來的西安公路學院培養了四任院長,他們分別是程飛白(北京公路學院最后的籌委余主任,西安公路學院院長、黨委書記,1958-1970)、劉良湛(北京公路學院籌委會副主任、西安公路學院副院長,代院長、顧問,1958-1999)、楊笑萍(北京公路學院籌委會第二任主任,西安公路學院革委會副主任、顧問,1970-1980)、李斌(北京公路學院骨干教師,參與制定專業計劃,西安公路學院副院長、院長,1978-1988)。北京公路學院的籌建為西安公路學院的成立提供了良好機遇和條件,使得西安公路學院提前建立。沒有這極其寶貴的二年,后來的西安公路交通大學就不可能第一批進入“211工程”院校的行列。曾經有人在這個意義上演繹說,北京公路學院是長安大學歷史上的“黃埔軍校”,似乎也不為過。話題又回到開頭,北京公路學院雖然沒有發展起來,西安公路學院卻風景這邊獨好。歷史的解釋實實在在地告訴我們:在哪,不重要;做啥,是重要的。

          網絡編輯:王玨

                 責任編輯:郗波  


           

          爱爱爱小护士